为您推荐

贝尔格莱德红星,唱出了前南斯拉夫足球的血色赞歌

作者:转载发布时间:2018-11-10 13:21:19分类:西甲联赛    浏览量:6次
旺财体育讯:
在历史上能与红军抗衡要数红魔,那么如今能打败红军的是谁呢,没错是红星。当终场哨响,贝尔格莱德红星球迷们沸腾了,这不单单是一场欧冠小组赛争夺出线权的胜利,更是贝尔格莱德红星一代又一代球员与球迷,用坚持和努力写就的一首前南斯拉夫足球燃情交响曲。
西甲
(图)贝尔格莱德红星战胜了强大的利物浦
26年了,这是贝尔格莱德红星再次在欧冠赛场上取得胜利。1991-92赛季之后,贝尔格莱德红星再也没有进入过欧冠正赛。1992-1993赛季欧冠改制,红星队连这一欧洲足球最顶级舞台的地板都摸不到了。而如今,贝尔格莱德红星时隔26年重返欧冠,已经令球迷无比骄傲了,更何况主场击败上赛季欧冠亚军,用一句话说就是,“回来了,都回来了”。
西甲
(图)贝尔格莱德红星重回欧冠已经让人足够兴奋
其实这支贝尔格莱德红星我们已经不太熟悉,除了曾经与厄齐尔并称“不莱梅双星”的马林在此效力,只有前中超球员博阿基耶和米利亚什还能算得上为人熟知,其他球员的名头实在不够响亮。当然作为塞尔维亚班霸级别的球队,队内众多塞尔维亚国脚倒是能让人一窥塞尔维亚足球的实力。
西甲
西甲
(图)帕夫科夫头顶脚踢两粒金子般入球
不过当红星队的英雄当属箭头人物帕夫科夫,头顶脚踢,两次叩开了世界第二身价门将阿利松把守的大门。另一个英雄当属马林,那天帕夫科夫头顶脚踢那两下都来自这位昔日颇有灵性的德国中场助攻。而值得注意的是贝尔格莱德红星此次欧冠之旅,马林已经打进一球收获两次助攻。即便这次贝尔格莱德红星没有成功从死亡之组突围,马林也当之无愧是红星队26年后再次闪耀欧冠的头号功臣。
西甲
(图)熟人马林,成为此次红星队欧冠征程中的重要功臣
人生又有多少个二十六年,这支经历过大喜大悲,甚至经历过整个国家分崩离析的球队又有多少故事值得我们铭记。今天我们就从贝尔格莱德红星来聊聊那些年记忆中的前南斯拉夫足球。
贝尔格莱德足球,从带血的政治开始都说足球应该是纯粹的,可是实际上足球被政治裹挟的例子数不胜数。更何况是上个世纪那些政治敏感的年代,足球运动更是被作为政治宣传的先锋。
西甲
(图)前南斯拉夫地区复杂的民族宗教区域
1945年3月4日,塞尔维亚反法西斯青年联合会创立了贝尔格莱德红星队。5个月后,南斯拉夫人民军成立了贝尔格莱德游击队,取代了二战前的贝尔格莱德BSK以及南斯拉夫SK俱乐部。于是诞生了这个世界上最具有政治意味的德比战。
众所周知,塞尔维亚族对1929年联合成立的南斯拉夫王国,有着极大地不满。巴尔干半岛上各个民族之间矛盾丛生。于是在塞尔维亚族内部分成了两个派别,一派是支持塞尔维亚成为南斯拉夫王国轴心的大塞尔维亚主义,而另一派则希望塞尔维亚单独成立王国。政治矛盾也带到了足球场上,支持塞尔维亚独立成为王国的贝尔格莱德红星自然与主场相隔一公里,却有着南斯拉夫军方背景,支持大塞尔维亚主义的贝尔格莱德游击队水火不相容。
这种状况从1947年1月5日,第一场贝尔格莱德德比一直延续至今。就在去年年底进行的一场贝尔格莱格红星与贝尔格莱德游击的德比大战中,两支球队虽然战成了1比1,但场外一点儿都不像比分那样和谐。那场德比战暴力冲突中17人受伤,一人生命垂危。
西甲
(图)贝尔格莱德德比真的是硝烟弥漫
而就在红星队主场面对利物浦比赛时,红星队球迷在开场齐声高骂利物浦,据说其原因是利物浦当时选择在了贝尔格莱德游击队进行热身训练。
可想而知克洛普此次贝尔格莱德之行不带沙奇里是多么明智。要知道沙奇里在世界杯上那个“双头鹰”手势正是在击败塞尔维亚的比赛中亮出来的,这个手势明显就是作为阿尔巴尼亚后裔对塞尔维亚的挑衅。尽管阿尔巴尼亚与塞尔维亚的矛盾,但和贝尔格莱德德比之间的矛盾是不同的,毫无疑问,巴尔干半岛上存在的各种政治阴影一直笼罩着这里的绿茵世界。
西甲
(图)由于沙奇里在世界杯上这个手势惹是生非,克洛普没有带沙奇里出征贝尔格莱德,现在想想也是很明智了
在20世纪80-90年代,冷战结束,自由民主开始又一次再全世界开花结果,但并不是每一次自由民主都带来和平。相反那个时期贝尔格莱德德比比以往都更加暴力。二战后前南斯拉夫有铁托铁腕统治,前南斯拉夫各民族之间表面上安然无恙,实际暗流涌动,而铁托这个精神支柱一倒,前南斯拉夫各民族之间的紧张关系直接摆上台面,足球场就成为大家宣扬政治活动的聚集地。
1999年的一场贝尔格莱德德比中,一名游击队的球迷在球场内向红星队的球迷发射了一枚导弹。一名8岁的儿童被导弹击中丧生。为了纪念这一天,哀悼这名去世的小男孩,球场中永久的把这个座位空了出来。
其实贝尔格莱德德比也不全是剑拔弩张,我们熟悉的米卢蒂诺维奇,就是从贝尔格莱德红星队开始起步。但有意思的是米卢蒂诺维奇有一个哥哥,叫米洛斯-米卢蒂诺维奇,他则是从贝尔格莱德游击队成名的,而且米卢哥哥还是第一届欧洲冠军联赛的最佳射手。由此可见,前南斯拉夫足球永远是打断骨头连着筋。
西甲
西甲
(图)米卢蒂诺维奇中国球迷都很熟悉,他就出道于贝尔格莱德红星,而他的哥哥米洛斯-米卢蒂诺维奇则出道于贝尔格莱德游击队
当然贝尔格莱德红星队最著名的一场“暴力德比”并不是在与游击队的同城德比上,而是在贝尔格莱德红星队与萨格勒布迪纳摩队的“前南斯拉夫国家德比”中。

前南斯拉夫甲级联赛最著名的除了贝尔格莱德城的两支球队,就是现在克罗地亚的班霸萨格勒布迪纳摩。1990年5月13日贝尔格莱德红星和萨格勒布迪纳摩的比赛就在萨格勒布马克西米尔体育场举行。而正是同年,克罗地亚民族主义者图季曼领导的克罗地亚民主联盟在选举中获胜,而塞尔维亚领导人米洛舍维奇也不遗余力地鼓动大塞尔维亚主义。
比赛就在这样的火药氛围中开始了。贝尔格莱德红星队的激进球迷组织“勇士”和萨格勒布迪纳摩队的激进球迷组织“蓝色坏小子”,在比赛前一天的大街上就开始了惹事生非,到了比赛场地里更是无法安分。贝尔格莱德红星队球迷对着萨格勒布迪纳摩高喊“萨格勒布是塞尔维亚的”,甚至有意向克罗地亚主场球迷扔东西。不知道是有意还是无意,当年统一管理的前南斯拉夫警方对这样的球场暴力起初无动于衷。克族主场球迷自然是坐不住,连萨格勒布迪纳摩的球员也无心比赛。
于是小矛盾终于演变成“大械斗”,随之而来的还有萨格勒布迪纳摩队的博班那著名的飞踹一脚。事后,迪纳摩后卫弗拉多卡普利奇说:“所有地方都失控了,有一段时间看不到球场上的草,因为全都被砖块和座椅碎片覆盖着”。
西甲
(图)博班著名的飞踹,就是在与贝尔格莱德红星队比赛中
其实后来大家都知道博班飞踹的那名警察并不是塞尔维亚族人,而是波斯尼亚族人,但那一脚飞踹确实点燃了克罗地亚人反抗塞族七十年统治的激情,长达十年的前南内战就此拉开序幕。
而对于红星队球员来说,那场比赛也是人生中最难忘的比赛,尽管只踢了不到半场,但已经上升到了国家意义。前贝尔格莱德红星球员德拉甘-扎扎克回忆那场比赛时说:在那个阳光明媚的春天,很明显,一个时代已经结束,另一个残酷而血腥的时代即将开始。
贝尔格莱德足球在血色中灿烂随着铁托的去世,前南斯拉夫动荡不安,前南斯拉夫足球的前景也被蒙上阴影,1990年博班著名的的飞踹之后,他被禁赛,没有参加1990年世界杯,那也是南斯拉夫这个名字最后一次出现在世界杯赛场上。
西甲
(图)博班与苏克在前南斯拉夫国青队
尽管失去了博班,那支最后的南斯拉夫队依然星光熠熠。其中贝尔格莱德红星队出品的球员就有六位,其中包括有潘采夫、斯托伊科维奇、萨维切维奇、普罗辛内斯基、贾尔尼这些大家耳熟能详的名字。而他们当中绝大多数也参加了1987年世青赛,并且他们连斩东西两德足球队,还打败了如日中天的巴西,最后神奇夺冠。
西甲
西甲
(图)前南斯拉夫在1987年世青赛上夺冠
西甲
(图)同一年,南斯拉夫篮球队也夺得了世锦赛冠军
而1990年世界杯,在没有中场核心之一博班的情况下,前南斯拉夫依然挺进了世界杯八强。那时候前南斯拉夫的阵容里还有苏西奇、卡塔尼奇、苏克、博克西奇这些球员。连贝利都预测,南斯拉夫总有一天会成为世界杯冠军。
西甲
西甲
(图)这支最后的前南斯拉夫足球队,在1990年世界杯上力拼马拉多纳率领的阿根廷
的确,从1987年的世青赛到1990年的世界杯八强,这一波前南体系的球员已经闪耀了全世界。而1991年贝尔格莱德红星队一举夺得欧冠更是把前南足球推向高潮。
1991年的欧洲冠军杯决赛中,萨维切维奇、普罗辛内茨基和潘采夫领衔的贝尔格莱德红星击败了由帕潘、阿贝迪-贝利和瓦德尔压阵的马赛,而在那之前的欧冠半决赛中,红星队的这群年轻人还打败了“德国巨人”拜仁。而且那支红星队中还有我们后来都熟悉的米哈伊洛维奇、尤戈维奇等。
西甲
西甲
(图)年轻的红星队成为欧冠冠军
更难得的是,那时候前南斯拉夫局势已经四分五裂,与贝尔格莱德红星队交手的球队大多数都不愿意冒着生命危险来贝尔格莱德红星主场比赛,于是那年贝尔格莱德红星队的欧冠比赛,大多是在中立场举行。即便外部条件再苛刻,年轻的贝尔格莱德红星队还是为巴尔干半岛足球挣到了一份荣光。“巴尔干三个火枪手”萨维切维奇、潘采夫、普罗辛内斯基,也就此名扬天下。前南斯拉夫足球的代表贝尔格莱德红星队就这样在欧冠史上留下了自己的名字。
1992年欧洲杯,本来是这批以贝尔格莱德红星队为班底的前南斯拉夫队大放异彩的时候。然而贝利的“乌鸦嘴”再一次显灵——前南斯拉夫队不仅没有再获得接下来任何大赛锦标,还因为前南斯拉夫局势已经混乱到难以控制,于是欧足联把前南斯拉夫参加1992年欧洲杯的名额给了丹麦。
西甲
(图)顶替前南斯拉夫参加欧洲杯的丹麦一鸣惊人
后来的事大家都知道的,丹麦神话一飞冲天,成了欧洲杯的佳话。而正值当打之年的那波贝尔格莱德红星队球员,包括1987年帮助前南斯拉夫获得世青赛冠军的那批球员,有的球员只能坐在电视机旁看那次欧洲杯,有的球员还在忙于未来的生存之路,有的球员甚至直接卷入了战争的漩涡……前南斯拉夫在血色中灿烂的光芒,终于被战争的黑暗所吞噬。
西甲
(图)战争阴云一直笼罩着这片土地

西甲
(图)米亚托维奇后来回忆起1992年被禁止参加欧洲杯
哪怕后来前南斯拉夫球队更名为南联盟,但由于国家的四分五裂,从克罗地亚到斯洛文尼亚,再到后来的黑山、波黑、马其顿,这些国家队已经分散了巴尔干半岛足球的天才们。贾尔尼、博班 、苏克、博克西奇、普罗辛内茨基自不必说,他们很快成为克罗地亚国家队第一批成员;
“巴尔干三个火枪手”中的萨维切维奇成为了后塞黑国家队时代的一份子且最终成为黑山国家队开山立派的人物;而曾获得欧洲金靴的巴尔干最具火力的火枪手潘采夫也成为了马其顿国家队的元老……
西甲
(图)当年贝尔格莱德红星的功勋们在战争中也各奔天涯
连“巴尔干三个火枪手”都各为其主,那么像米亚托维奇、马洛维奇选择了黑山国家队,卡塔尼奇则早早在1994年就退役并选则为斯洛文尼亚足球发光发热,苏西奇选择了波黑国家队,这些一个球员代表两支国家队参赛的情况,也都只能说是前南斯拉夫内战阴影的一个缩影。
西甲
(图)米亚托维奇和苏克还同时效力过皇马,但最后他们还是因为国家而分道扬镳
可是我们不会忘记曾经星光熠熠的前南斯拉夫足球,不会忘记他们带给世界足坛的惊艳,更不会忘记他们即便从前南斯拉夫足球分道扬镳,却依然不断带给世界足坛惊喜。就像今年夏天克罗地亚足球一举夺得世界杯亚军,同样作为前南斯拉夫内战的亲历者,也是前南斯拉夫足球一定意义上的受益者,克罗地亚足球再一次把巴尔干半岛足球推向另一个高潮,完成了曾经前南斯拉夫足球前辈被战火摧残的梦想。
写在最后哪怕就今天看来,这些前南地区的各家足球队里都是星光璀璨,更不用说在当年在前南斯拉夫国家队可能聚集博班、苏克、米哈伊洛维奇、斯托伊科维奇、潘采夫、普罗辛内茨基、尤戈维奇等这些伟大球星的名字,人们总会想,如果没有分裂,他们是不是会成为欧洲足坛乃至世界足坛的一霸。
但没有如果,我们对于那样的一支“不存在”的梦幻之旅,只剩下幻想。他们中的任何一个人都无法阻挡时代来袭的大浪潮,而错过这样一支梦幻般的南斯拉夫,是整个世界足坛的损失。
西甲
(图)塞尔维亚在2015年世青赛上再次击败巴西夺得冠军
哪怕二十多年过后克罗地亚站上了世界杯亚军的领奖台,哪怕像奥布拉克、皮亚尼奇、米林科维奇、哲科、莫德里奇、拉基蒂奇这些前南地区内战中成长起来的球员已经在各自俱乐部和国家队成为“大腿”,哪怕塞尔维亚在2015年世青赛战胜巴西取得前南地区又一个世青赛冠军,哪怕如今的贝尔格莱德红星队再次因为在欧冠上出色表现而让塞尔维亚足球重新进入人们的视野,人们还是不能忘却因为战火而给巴尔干半岛足球带来的血色灿烂与残阳。
正如前南著名导演库斯图里卡,在他那部堪称南斯拉夫民族史诗巨制的电影《地下》的开头,告诉全世界的那样:
“曾经有一个国家,叫做南斯拉夫”。
西甲
(图)前南斯拉夫一代大导演斯图里卡曾拍摄了《一代球王马拉多纳》,而他对前南斯拉夫的内战也有很多想法,于是有了著名的电影《地下》
而我们也要记住,在这个南斯拉夫的国度里有一支叫贝尔格莱德红星的俱乐部,一直在为巴尔干半岛足球荣耀奋战,并将战斗到底。
西甲
上一篇:没有了